逃亡14年贪腐干部下楼看热闹落网 被带走前提这个请求

时间:2019-01-11 20:16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
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“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,都要缉拿归案、绳之以法”。2018年8月23日,国家监察委员会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外交部联合发布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,公告指出,对于12月31日前自动投案的职务犯罪境外在逃人员给予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。

2018年9月,湖南追逃追赃工作培训班开班仪式上,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、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组长傅奎说:我们追逃追赃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,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追回来绳之以法。

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无论逃到哪里,放弃幻想,早日投案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出路。

过去的14年,5000多个日夜,仿佛一场漫长的角力。双方都在试图耗尽彼此的耐心、气力与智慧。

职务犯罪嫌疑人、“猎狐行动”追逃对象危月蒙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。而千里之外他的家乡,怀化市和中方县纪委监委追逃追赃的脚步十年接力,步步紧逼。

 2018 年5月15 日,民警把危月蒙押送回怀化。  受访者供图

2018年5月15日,民警把危月蒙押送回怀化。受访者供图

2018年5月10日,这一天对于危月蒙来说原本很平常。广东江门鹤山市的一个小镇上,危月蒙因聚众小赌刚从派出所出来,中午他与妻子一起看电视。楼下停了很多车,妻子让他去看看,他就“下去看看(热闹)”。

“确认,就是他!”办案人员对着对讲机喊。危月蒙被控制。

被带走前,危月蒙提出一个请求:希望与生活了10年的妻子女儿见一面,告诉她们真实的一切。

身陷赌场挪用公款

2018年12月中旬,怀化市某监狱,身着囚服的危月蒙出现了。他个头不高,圆脸,白净,脚上一双棉布鞋。在监狱的这段时间,他瘦了几斤,但精神状态不错。

他今年51岁了。直到现在,在危月蒙曾供职的中方县财政局,老同事们对他的评价依然是“聪明、有能力”,“如果不发生那件事,他是可以做到局领导的”。1987年,危月蒙从财会学校毕业分配到了中方县财政局,从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做到了社保股股长。他很快结婚生子,家庭和睦。

2003年,危月蒙结识了一帮社会闲杂人员。一次酒局中,他与对方玩“炸金花”,一晚上输掉40多万元——他本身并没有这么多钱,是对方放高利贷借给他的。

危月蒙幻想把钱赢回来。但没有本钱怎么办呢?2003年2月至2004年5月,危月蒙通过偷盖印章、私开支票等方式,先后40多次挪用专项资金255.91余万元。这期间,他也赢过钱,还因此填补过账目上的50多万元公款亏空,然而赌多赢少,依然杯水车薪。

2004年5月,中方县财政局进行公款私借清理专项整治,危月蒙嗅到了“危险”。他从公款中挪用了99000元,自觉“走投无路,得跑”。“就是想出去外面闯一闯,看能不能捡条命。”

“那天是2004年5月21日。我从单位离开,把4岁的儿子从幼儿园接出来,把他放在我朋友家里。我跟他说,爸爸要走了,他说,爸爸你去吧,我在这里玩。”危月蒙眼中涌出泪水——他与儿子此后再也没联络过。危月蒙这次回来,曾向警方委婉提出父子见面的请求,然而直到开庭,刚刚考上大学的18岁儿子始终没出现。

那一年,危月蒙带着5万元现金坐火车到了长沙。在火车站他办了一张假身份证。“心里害怕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。想到去北方的人少,比较安全,就买了一张火车票。”危月蒙说。

当危月蒙乘坐的火车到达安徽安庆时,同事发现他已经几天没来上班。5月28日,危月蒙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中方县检察院立案侦查,同年6月9日,被公安部门列为网上逃犯。

跨越南北潜逃14年

在安庆,危月蒙进了一个电脑培训班,“每天学电脑,让自己安静下来。”4个月后,他又到了宁波、杭州,最后落脚到了上海。每个地方他都不敢久留。

危月蒙进了一家私企,因为业务能力突出,老板准备提拔他做中层经理。他去税务机关办理业务,被柜员识别出假身份证,当场便离开,“连夜换电话、换地方,连工资都没要了。”

危月蒙坐车到了武汉,几个月后从武汉去了重庆,重庆呆了没多久,又到了广东江门市。

时间已经是2007年。3年时间,危月蒙与家人彻底断绝联系。家人“不知道他是死是活”。

“他警惕性很高,很狡猾。”多次参与追逃行动的中方县公安局副局长肖铁建说,“办案人员一发现蛛丝马迹,就第一时间前往,但一直没有成功。”

在江门的一个夜宵摊上,危月蒙听到隔壁桌讲湖南话,内心激动,凑过去与他们聊,对方告诉他,他们在江门鹤山一个镇上打工,他也可以过去。

危月蒙进了一家300多人的工厂,工厂要求登记他的身份证信息,他二话不说离开了。

“之后便彻底放弃进厂的打算。”危月蒙说。他在小镇上租了房子,每天靠打牌打发时间。

一次打牌,他和几个老乡被抓进派出所。他记住了牌友“石修先”的身份证信息。这之后,他便以“石修先”这个名字在小镇上生活。

之后,他认识了湖北女子小月(化名)。小月丈夫因为吸毒过世,撇下三个孩子,最小的女儿才几个月大,危月蒙与她从“患难之交”变成惺惺相惜,两人没多久就在一起。

提到小月和女儿,危月蒙眼眶闪现泪光。他说:我和她感情很好,女儿后来长大,也一直以为我就是亲生父亲。

十年接力不懈追逃

从2007年到2018年,在江门这个小镇上,人们叫他“先哥”。他待人和善,打牌时话不多,赢了也会请大家吃饭喝酒。

但他经常梦到自己被抓,隔着几条街的警笛也让他全身哆嗦。

他牵挂老家已经70高龄的父母,后来索性认为他们已经过世——每个月初一和十五,危月蒙都会给父母烧纸钱,“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刻,觉得自己不孝,太不孝了。”

他说,其实做好了随时被抓的准备,但内心希望“时间往后挪一挪,等女儿满了18岁”。

2018年1月,怀化市监察委员会挂牌成立,监委承担了追逃追赃的统筹协调责任,调配充实专业人员力量,设立第一纪检监察室,专司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。

与此同时,怀化市各级成立了以市、县委书记牵头的追逃追赃工作班子。中方县监委挂牌后,主动与县检察院对接,在人员转隶期间确保了危月蒙案在监察体制改革后有人盯、有人管、有人抓。

考虑到追逃工作已进行了10余年,县监委根据此案特点,研究制定详细的方案,从公安、检察院抽调精干力量充实到专案组,实行集中办公、专人专责。

2018年5月,中方县公安机关在一次全国性会议中向其他省市公安发出协助请求。第二天,广东省江门鹤山市公安局打来电话,说一名赌博违法人员“石修先”疑似危月蒙。中方县公安局请求江门警方协助核实,经核实确系危月蒙。

5月10日17时许,危月蒙在其出租屋楼下被抓获。

危月蒙双手被戴上手铐的瞬间,他跟警方提出一个请求:让他与妻女见一面。他向民警借来纸笔,写道:我叫危月蒙,湖南人,如你将来想见我,可到中方县XX局找我姐,她会带你来。

危月蒙被带回湖南。2018年8月,中方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危月蒙涉嫌犯挪用公款罪、贪污罪一案。危月蒙最终获刑七年六个月。

“追逃是措施,防逃是根本。”怀化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周晓理说:“下一步将做到立案与防逃同安排,追逃与防逃相促进,继续发扬啃‘硬骨头’的精神,不断取得追逃追赃工作新突破。”

(编辑:沈进虎 新闻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